大写的凯吹!楼诚大法好!!!EC大法好!!!欧美圈小透明嘤嘤嘤。

【凌李】上帝想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掷不掷骰子(甜一发完)

啊啦~虽然无论哪个时空我都爱你这件事很甜,可是还是会觉得怪怪的吧。。。谜之诡异什么的。

whatdidfermiparadoxsay:

关键词:物理


 @楼诚深夜60分 


强行给我自己加了戏 √ 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1.牛顿力学可不是被苹果砸出来的啊


  “家里有物理方面的书吗?”


  吃过晚饭,李熏然在书房里翻来翻去。


  “高中物理和大学物理,你要看哪本?”凌远在门口盯着他,觉得莫名其妙。


  “高中吧,以前学的都忘光了,复习一下也好。”李熏然说。


  “怎么突然想起来看物理了?”凌远指了指书柜的最低一层。


  “就是……最近一个嫌疑犯,开口闭口都是什么物理中的量子力学啊和弦理论啊,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。”李熏然蹲下去抽出了那本书,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嘛。”


  本来他从不在家里聊案子的事情,但是这回的案子略微蹊跷,甚至是——这样说不太道德不过确实——有点意思。


  受害者是被王教授发现的,死在浴缸里,尸体已经开始发臭腐烂。李熏然他们在房间里找到了结婚证房产证,王教授和这个女人已经结婚很多年。


  但是王教授并不承认。他的原话是,“前几天出现过一阵非常强的引力波,使两个平行空间交叉了,我才被撞到了这个空间里来。在我的那个空间里,我只见过这个女人寥寥数次,她不是我的妻子。”


  偏偏李熏然一查,前两天还真有两个超大黑洞撞击合并了。


  这人一点没有胡诌的样子。


  他说自己是大学教授,但是李熏然手上的资料上显示,王教授是一个普通的摄影师,受害者是他曾经的专用模特。


  听完李熏然的前情回顾,凌远想了想,还是没忍住告诉他,“熏然啊,这种级别的物理,牛顿力学可能帮不上太大的忙。”


  “为什么?”李熏然问。


  “牛顿的核心是绝对预测,但是平行空间这种事情,应该算是上帝掷不掷骰子的范畴。”


  “说人话。”李熏然皱眉。


  现代的科学发展真是日新月异了,李熏然心里无比感慨,当年好歹我也是物理课代表啊,不就是好几年没碰过了吗,怎么就这么高深了。


  凌远想了想:“不太恰当的比喻,经典力学就是,我已经五天没见你了而且现在我精神很好,加上你裤子腰太低还一直蹲我面前晃,我的推论就是一会儿肯定睡了你。”


  李熏然似懂非懂,站起来提提裤子。


  凌远继续说,“在量子力学的范畴里,以上条件也都成立的情况下,但是我就是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不会睡你。”


  “这样啊。”


  李熏然想,自家恋人真是个无所不知好老师呢。


  


2. 费米悖论到底说了些什么


  恶补了几天物理知识的小李警官挺着脊梁骨又去审王教授了。


  不,王摄影师。


  他很擅长捕捉人物惊恐的那一瞬间,前几次获奖的作品也都是惊恐系列。有传言说,他会把模特的头按进水里,直到快要断气了才放开。


  真实,震撼,而变态。


  “有目击证人看到案发前一个小时,你和受害者一起回了家。你的同事说,当天你们的拍摄任务并没有完成,为什么提前离开了?”李熏然问。


  “那天早上我低血糖犯了,晕倒了,手臂还磕在了床头柜上。我醒来之后,一整天都在睡觉。”王教授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波澜。


  李熏然把监控摄像头拍到的几张照片啪地一下扔到王教授面前:“这里面的人不是你是谁?”


  “不是我。”王教授依然很平静,“我是在那之后才被撞到这个空间里来的,照片上的人是这个空间的我而已。”


  王教授抬抬手臂,把淤青的地方给李熏然看。


  照片上的人,似乎手臂上确实没有淤青。


  但是谁也不知道这块淤青到底是什么时候撞的。


  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——我只是假设——那应该有很多人和你一样,都被交换了过来吧?”李熏然问。


  旁边的同事惊讶地望着李熏然,李熏然给了一个安抚的眼神。


  王教授像是找到了知音,侃侃而谈:“是的,多到无法计量。而且这不是第一次交换了,这些年交换过很多次,有时候因为彗星,有时候因为黑洞,或者普通的天象变化。体质特殊的人就非常容易被撞到另一个空间,比如身体脆弱,常年病痛,比如生活作息紊乱,等等。”


  “这么多人,你们应该有一个组织?或者是联系方式?他们可以证明你自己是被交换过来的吗?”


  王教授一笑,问,“警官,你知道费米悖论吗?”


  “当然知道。”


  李熏然心里一紧。


  还好昨晚看到了这一章,看得快睡着的时候凌远说“就是天上那么多星星怎么就没一个外星人呢的意思快睡吧”,才让他没忘掉。不然又要被这个王教授牵着鼻子走了。


  王教授说:“你们这个空间有一位作者用黑暗森林来解释费米悖论,我觉得非常有道理。你可以把我们这样容易被交换的人,想象成一个个星球,星球和星球之间,是不会有来往的。”


  黑暗森林。


  李熏然记下了,回家还得查一查。


  “所以你的意思就是,没人可以证明你。”李警官说。


  “是的。”


  说白了又是毫无收获的一天。


  李熏然回到家里,玩了会儿手机,莫名其妙被月食刷了屏。凌远还在加班,发了消息说这几天都不回去。


  他没有用平时习惯的沐浴露,而是用凌远的香皂洗了澡,在床上摆成一个大字型,枕着凌远的枕头睡着了。


  凌远不在家的时候,李熏然都偷偷用他的香皂,这是一个小秘密。




3. 天才在左疯子在右


  凌远在医院连着呆了五六天天,想着李熏然也应该在办案,回家的时候也没什么期待。


  期望越低失望越低。


  一开门,闻到一阵饭菜香,凌远的心被狠狠撞了一下。


  “咦?回来了?”李熏然从厨房探了一个头,家居服都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。


  “恩,想着你应该在上班,就没告诉你。”凌远换了鞋,松了松领带,走到饭厅,不由分说抱着李熏然。


  这饭菜,还像模像样的。


  “我的院长大人,shower or dinner or me?”


  “当然要先吃警官大人……买的外卖了。”


  “你怎么知道是外卖!”李熏然哀嚎。


  凌远笑着坐下来,李熏然也坐到餐桌对面。


  “案子结了?”凌远问。


  “嗯,所有证据都表明是王教授杀的,后来他的律师团出示了医院的报告,说他精神分裂,可能是死缓吧。”李熏然还有点失落,“我还以为他说的会是真的,亏我研究了那么久费米悖论和黑暗森林。”


  凌远没接话。


  李熏然有点失落地说,没想到他就只是个疯子而已。


  “费米悖论是什么?”李熏然对面的人突然开口。




END


====================


其实仔细想想,还是很甜的。


阅读理解:请用一句话概括本文的中心思想。




依旧是全篇瞎扯,不要信。




全目录:费米的任意门

评论
热度(544)

© 慕骶ikkw | Powered by LOFTER